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平凡生活

作品:末世之深淵召喚師|作者:涼心未暖|分類:軍事科幻|更新:2019-11-28 14:59:14|下載:末世之深淵召喚師TXT下載
  對于留下來那些人的死活,陳鋒根本不想有太過過問。

  幸存者里面沒有小孩子,都是一群成年人,成年人有義務也有責任為自己的決定負責。

  對于陳鋒來說,現在如何回去,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
  這里距離秩序有段距離,想要一下子完成穿梭,根本不切實際,只能依靠薩魯曼慢慢進行空間跳躍,預計在十幾次之后,就能回到秩序之中。

  正好,陳鋒在巴哈姆特那里獲得了兩股神性,旅途雖然有些無聊,但利用這個時間,將這些神性全部吸收,卻也能令自己的實力更上一層。

  在那之后,陳鋒還要前往深淵中繼續探索,畢竟,蘿絲已經給予了自己提示,想要獲得力量,深淵則是唯一的希望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秩序。

  一個普通的房間里面。

  嬰兒躺在床上,已經陷入了睡夢,雖然只有六個月,正是淘氣的時候,但或許末日的孩子比較懂事,清楚自己的父母不容易,小家伙并沒有胡亂吵鬧,而是躺在床上,靜靜的陷入沉睡之中。

  而在沉睡的時候,對方還咧起小嘴,不知夢到了什么,發出咯咯的笑聲。

  廚房傳來一陣翻炒的聲音,那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女人,穿著樸素,臉上也沒有抹擦什么名貴的化妝品。

  在和平年代,這個年齡的少女,正是追逐美麗的時候,工作了一整天之后,集合三五好友,前往一些喧鬧的場所進行放松。

  可在末日這篇廢土中,少女卻沒有選擇這么做,而是像是一名家庭主婦早早結了婚,生下了一個孩子。

  詩怡從未想過,自己的人生會是這般。

  她有一個好聽的名字,也有一個不錯的家庭,父母都是經商,這意味著,她從小便是錦衣玉食,從未受過任何委屈。

  小小年紀,在不少人甚至還沒有出省旅游過的時候,她已經去了好幾個國家,一個小小的錢包,或許就是全班同學書包的總和。

  這是一個令同齡無法高攀的一個女孩。

  對方富裕的生活,注定對方未來不會平凡,事實上也是如此,如果按照父母的設想,在少女大學畢業之后,就會前往外面留學。

  一年的學費加上生活費,費用甚至高達幾十萬,對于一個普通的家庭來說,不要說是一年,甚至一輩子或許都積攢不下這幾十萬。

  好在少女也爭氣,并沒有因為家庭擁有的財富而迷失自我,不同于其他富二代,追逐享受,她對于知識極為渴望,苦心鉆研,在經過了三年的備戰之后,終于考上了世界排名的第一高校。

  而那距離末日,只有不到一周。

  在獲取通知的時候,少女無比高興,家里的成員也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,家長沒有白投資,詩怡果然很爭氣,考中了無數人期盼的學府。

  通知書很快下來。

  詩怡現在還記得,父母答應自己,作為考中的獎勵,會帶自己前往一些奢侈品店進行消費,她滿懷期待,可就在第二天,就在一家三口即將出門的時候,災難就這樣悄然無息的降臨。

  那時候,詩怡正在家里收拾東西,而父母則早早下樓,詩怡聽到了車子發動的聲音,她穿好鞋,哼唱著一些歡樂的曲調。

  可就在她在樓上眺望的時候,卻看到了讓她永生難以忘懷的一幕,父母的車子竟然被無數只怪物所包圍。

  那些怪物宛如蝙蝠一般,但比一般蝙蝠不知大了多少倍,巨大的身軀,將車子層層包裹,爸爸試圖反擊,發動車子重裝那些怪物,但根本無濟于事。

  那些怪物擁有驚人的敏捷力,哪怕爸爸做出一些動作,但到頭來,卻連一只怪物都沒有殺死。

  怪物被碾壓,顯得異常氣憤,它們開始用牙齒要穿車門,然后率先將坐在副駕駛的媽媽叼了出來。

  詩怡那時候一副完全嚇傻的模樣,她站在一旁,就這般眼睜睜看著一切的發生,她試圖叫出聲來,卻發現,自己的聲帶似乎壞掉一般,甚至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。

  那個無比端莊,從小就和朋友一樣與自己相處的女強人,甚至連十秒鐘的時間都沒有堅持到,便被那些怪物撕碎成了一地碎末。

  而這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。

  爸爸見狀,發出宛如野獸的咆哮,而這一刻,詩怡才蘇醒過來,她不停呼喊著爸爸的名字,而怪物就在外面,血肉之軀的爸爸,怎么可能是那些怪物的對手?

  很快,如同媽媽一樣,爸爸同樣被怪物從車里面拽了出來。

  怪物似乎擁有一定智慧,它們發現了詩怡,然后飛舞著將爸爸帶到了她的面前。

  那時候,爸爸的身軀已經被抓破,甚至一些內臟都流淌出來,看到近在咫尺的女兒,爸爸只說了一句話:“好好活下去。”

  下一秒,惡作劇的怪物們便將爸爸給分尸。

  玻璃破損,無數怪物闖了進來,它們試圖抓捕詩怡,讓其成為自己爪下犧牲品,幸虧詩怡有個屬于自己的秘密基地,她藏在里面,依靠僅有的一點水源與餅干活了三天。

  她到現在,都不敢回憶那三天發生了什么。

  無助、絕望、孤單宛如夢魘一般,層層包裹著她的身體,她就像是一只無助的羔羊,在獨自承擔著所有可怕的一切。

  三天,無比漫長的過去了。

  在那之后,她披頭散發的走了出來。

  原本溫馨的家園徹底被毀滅,爸爸喜歡的名貴家具被抓毀,媽媽喜歡絲綢掉在地上,上面則是污穢的糞便與血液。

  詩怡走到窗外,她看向外面,周圍到處都是可怕的怪物與喪尸。

  昔日的文明,就像是一場夢境一般,在詩怡蘇醒之后,便徹底消失在了她的人生之中。

  自那之后,詩怡一度渾渾噩噩,她甚至一度變成了一個妄想病患者,她幻象這一切不過是夢境,自己的父母還在,如果等到自己病稍微緩和的時候,家人就能拿回到自己的身邊,不會像現在,自己孤零零一個人,根本沒有任何家人。

  但事實上,她現在所想的這一切才是真正的妄想癥,她的人生已經毀了,家庭毀了,父母沒了,至于什么留學夢,更是成為了鏡中花,水中月一般,根本不可能實現的東西。

  所有的一切已經離她遠走。

  她生活在末日中,只有自己一個人而已。

  詩怡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過來的,她就這么渾渾噩噩游蕩在每個角落,她不再是富家小姐,而是成為了一只人型蟑螂。

  她不敢出現在陽光之下,只是漫無目的的流竄著,吃著發霉的時候,甚至是樹根與泥土。

  在漫長的時間中,詩怡甚至見過一些女人為了換取糧食,不惜做一些難以想象的事情,而那些女人在和平年代,同樣受過良好的教育,但在末日之中,她們不過是蕓蕓眾生的一份子。

  她們不是職業者,也無法像男人那般擁有強迫的體能,去外面獵殺那些可怕的怪物補充能量,所有的一切似乎已經離她遠去。

  她成為了這世界上可有可無的一個人,或者說是一個生物。

  詩怡不知道自己會在什么時候死去,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茫然與絕望之后,她甚至已經接受了自己悲慘的命運,她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。

  明天?

  一個小時?

  或者說一秒之后。

  無論如何,詩怡希望自己能夠走的快樂一些。

  終于,在一次探險尋找食物的過程中,詩怡遇到了一群腐爛的喪尸,那些喪尸和傳說中的鬼怪一樣,經歷了一段時間的風吹雨灑,對方的模樣早已發生質變,根本沒有一點人類的模樣。

  對方就是瘋狂的站在詩怡幾米遠的位置上,那些喪尸嘴巴里面滴落著刺鼻的口水,在喪尸的眼中,詩怡無疑是可口的食物。

  詩怡不再反抗。

  她不再像之前那般,見到怪物的一瞬間就朝遠方奔走,而是閉上了眼睛,等待著死亡的降臨。

  在黑暗中,她想起了爸爸跟她說過的那些話,好好活下去。

  如果可能,她自然希望自己能夠好好活下去,可這終究只是一個愿望與欺騙,她不過是一個比老鼠干凈不了多少的求生者。

  說來也是可笑。

  有一次詩怡餓到了極致,她甚至像是那些女人一樣,試圖出賣自己換取食物,但自己長期在陰暗的角落中生活,許久沒有洗澡,身上早已變得奇臭無比,那些人只是遠遠看了一眼,在得知她的意圖后,竟然一腳將其踹翻在地。

  無數人大笑著,嘲笑詩怡的舉措簡直就是瘋子。

  詩怡默默無語,只能灰溜溜的離開人群,再次走到了一些無人的角落里面,像是野貓,不斷舔允著自己的傷口。

  多么可笑的出賣。

  要知道的一點是,她也曾是無數男生魂牽夢繞的女神,也是無數少年崇拜與羨慕的對象。

  良好的教育,富裕的家庭,已經甜美的外表,在以前的生活中,詩怡甚至沒有交往過男朋友,因為在她看來,自己的人生中,還從未有過真正讓她心動的人出現。

  這些已經沒有了什么意義。

  詩怡閉上了自己的眼睛。

  她在等待喪尸洞穿自己的脖子。

  原本白皙,現在卻漆黑一片的脖頸。

  可就在詩怡等待死亡降臨的時候,一分一秒的過去,沒有等到喪尸被殺死,而是聽到了一陣聲音。

  “喪尸以及解決,開始探索周圍。”

  “發現幸存者,無法分辨男性或是女性。”

  “你還活著嗎?確定沒有被喪尸咬傷嗎?”

  詩怡睜開了眼睛,正好這時候,外面的光束打了進來,她看到了一張面孔,一張二十出頭,算不上帥,卻給她安全感的男人。

  如果在之前的人生軌跡中,他們完全沒有任何接觸的可能,但從末日降臨的那一刻起,屬于彼此的緣分,則在這一刻出現在了兩人的身上。

  直到現在,詩怡還記著,在確定自己沒有被咬傷之后,對方再次從人群中走了出來,然后遞過來一袋方便面。

  詩怡以前根本不會吃這樣的垃圾食品。

  她的生活注定能讓她接觸一些更好的食材,可那一刻,在看到所為垃圾食品的時候,詩怡兩個眼睛都放射出了炙熱的光芒。

  畢竟,詩怡是真正的吃過垃圾。

  吞噬的聲音響起,詩怡已經很久沒有吃飯了,過度吞食,她甚至被卡住發出卡卡的聲音,在過去,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但在末日,一切皆有可能。

  就這樣,詩怡撿回了一條命。

  在那之后,詩怡才搞懂了對方的身份,對方在一個名為秩序庇護所工作,很慶幸,對方是一名職業者,現在還是探索小隊的一名隊長。

  對方沒有嫌棄詩怡丑陋的模樣,而是跟對方說了很多,在話語之中,詩怡預見了一個宛如夢境般的據點。

  那個據點沒有邪惡,所有的居民都需要履行那里的法律,任何違背女性而做出壞事之后,都會付出一些代價。

  男人詢問詩怡,是否想要跟他回到據點。

  詩怡沒有猶豫,只是點了點頭,她已經沒有選擇的空間了,她已經不想一個人流浪,哪怕這一切只是欺騙……

  想到這里之后,那時候的詩怡甚至露出一絲自嘲的笑容,像是自己這個模樣,自己又有什么好讓人欺騙的地方?

  就這樣,詩怡跟隨男人回到了據點之中。

  來到這里的第一件事情,便是洗澡。

  聽說所有人都必須經歷這一項,因為上位者擔心外面有病菌流入勢力之中,詩怡并沒有抗拒,而是聽從安排,好好洗了一個澡。

  她將身上的灰塵洗去,留存下來的則是一張甜美的面孔。

  她照了照鏡子,突然留下了淚水,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自己這個模樣了。

  那個男人還在外面,但直到詩怡站在他面前的時候,對方還是沒有認出自己,而且還一副支支吾吾的模樣說道:“你好,你是誰?”

  詩怡在末世生活了幾個月,第一次露出了笑容,不知為何,她在男人身上找尋到了一種久違的安全感。

  詩怡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。

  而男人也無法想象,自己無意間的一次好心,竟然真的救助了一個甜美的少女。

  詩怡的外表很出眾,又是高材生,再加上秩序正在發展的初級,需要的就是人才,沒用多長時間,詩怡便得到了重任,甚至被安排進了核心工作。

  核心意味著什么,那是秩序的中心地帶,在那里,皆是秩序最為頂尖的一群強者。

  詩怡的人生再次發生了改變,在那之后,不少人對她表達了好感,其中甚至不乏一些黃金強者,而因為天賦原因,那個男人那時候還是青銅階位。

  黃金意味著什么?

  在末日初期,那是絕對的人才,跟隨對方,意味著生活無疑會更好一些,甚至,日子堪比過去的富裕。

  在末日擁有力量,就像是和平年代擁有億萬家財一樣,都是如此讓人感到心安。

  可詩怡還是拒絕了對方,那名職業者甚至不甘追問,為什么?對于這種天子驕子,末日的寵兒而言,他很難想象,除了那個站在頂層的男人,營地中還有誰比他更強,更優秀?

  而詩怡只是笑著搖搖頭說道:“你什么都好,但很遺憾,早在很久的時候,我的內心已經屬于了別人。”

  詩怡口中的別人,便是那個男人。

  在詩怡獲得提拔之后,那個男人便開始有意疏遠,他清楚自己沒什么本事,充其量不過是一名隊長,給不了那個女孩更美好的明天,他開始工作,甚至不再與詩怡接觸。

  可就在男人一度放棄的時候,詩怡找上了對方,她人生第一次選擇跟一名男生表白,她不期盼什么美好的生活,她終于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她想要的是一個安全感。

  一個能令自己真正幸福的安全感。

  男人一度退縮,但詩怡還是緊追不舍,最終,他們成為了一家人。

  詩怡從未想過在結婚一年后的今天,她成為了一個母親,一個小男孩的母親,她辭去了工作,一心一意照顧自己的家庭,那個男人在前不久也終于晉升到了黃金階位,獲得了上面的重視,成為了探索三隊的大隊長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他們還如愿以償獲得一個小家,雖然這個房子沒有之前住的豪宅寬敞,即便這個房子里面甚至沒有任何家用電器,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親自勞動。

  但詩怡還是感到異常滿足。

  因為這是一個家。

  一個真正的家。

  詩怡失去了自己的家庭,她比任何人都渴望自己能夠擁有一個溫暖的家,這家不需要太大,甚至不需要太多富裕,但只需要有自己愛的人和愛自己的人這就已經足夠了。

  “啪啪。”

  一陣敲門聲響起。

  詩怡笑了,這個時候是那個男人下班的時間,她放下手中的碗筷,然后朝房門走去,如果爸爸媽媽還活著的話,一定會很喜歡這個男人。

  而這個男人,現在已經成為了自己的丈夫,孩子的父親。
云南11选5胆拖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