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五六二章 氣吞日月

作品:網游之白骨大圣|作者:逆襲的馬里奧|分類:游戲競技|更新:2019-11-30 01:45:45|下載:網游之白骨大圣TXT下載
  異界的主神器理論上相當于靈寶,但實際上相比而言差了不少東西,比如說底蘊、氣運甚至是靈性。

  但主神器也有獨到之處,那就是材料也不算太差,靠著封神的氣運和信仰,以及神火的煅燒,更容易產出,屬于純粹的道器。

  話說回來,靈寶雖然好,但都有數,主神器雖然差了點意思,但制造比較容易,這就造就了圣人級和準圣級相比的話,異界差了不少,只能靠著人數取勝,畢竟圣人不缺寶物,頂尖的準圣也不缺。

  差了點意思的創世神器和主神器自然就吃了點虧,這也是世界完整程度造成的。

  但到太乙的層次,如果碰到的不是張帆這種,異界的高級神反而會占據上風,這還是涉及到了靈寶的問題,就好比,人家一個教皇就有一個創世神器的圣杯,要不是當時張帆能模擬混沌鐘,在尋找共工遺骸的時候張帆就得吃大虧。

  別看那次碰撞不聲不響的,實際上那是最為兇險的碰撞。

  現在而言,這個什么南疆上人給了自己弟子一件靈寶,隨手又拿出一件靈寶,足以說明這種情況。

  這就是張帆喜歡和異界對戰的原因,奪取他們的靈寶,只要用混元爐改造一番,就能弄成一件不錯的后天靈寶。

  而且他說的只是普遍情況,并不是所有的異界主神器和創世神器都不行,其實也好理解,好東西自然自己留著。

  就好比三清圣人,他們雖然給了弟子們各種威力巨大的靈寶,但沒見他們將至寶送給弟子,頂多是借給弟子們用一下,然后就得還回去。

  而且主神器多也是相對而言,別說其他異界的玩家了,就是地仙界不少玩家眼睛都紅了,若不是涉及到大是大非,怕是會有不少人鋌而走險。

  想要獲得主神器何其困難,如今只要落一下白骨妖王的面皮就可以得到一件主神器,玩家們幾乎都要瘋狂,那些見識過張帆手段不敢出手的玩家們悔恨交加,深恨自己沒有手段出手。

  而有特殊手段,雖然不敢和張帆拼命,但自覺的有保命能力的玩家們則是開始權衡出手的問題。

  尤其是那些本身就機緣巧合獲得了主神器的玩家,他們自覺的不是對手,但讓白骨妖王丟一些面子還是能做到的,開始蠢蠢欲動。

  張帆等半天沒見有人出手,不由失望的搖搖頭,嘲諷道:“一群廢柴,就你們這樣的還分成兩界,你們是不是覺得你們特別能。要我說那是上面保護你們這些垃圾,給你們臉了,不然的話,在地仙界混,你們這些渣滓怕是連站在我面前的資格都沒有。主神器在前,不過是讓你們打一下我的臉都畏畏縮縮,瞻前顧后,你們啊,也就這點出息了。”

  靈寶誘惑也就罷了,接著又面臨這種赤果果的嘲諷,是個人都受不了,尤其是他們本就是兩界頂尖精英,來這里就是想要揚名立萬的耍威風的。

  更何況如今直播這么多人看著,若是現在還沒人出手,他們回去以后絕對變的臭不可聞,到時候估計都沒臉見人。

  張帆這話直接將他們逼上絕路,不戰就是渣。

  “八嘎,該死的支那豬,真以為自己如何無敵了,我劈了你。”一個扶桑浪人打扮的人直接抽出了一把血色的太刀,接著目光閃爍,身形變的飄渺。

  他身邊的一個女**人更是氣憤非常,身形不動,身上宛若有一千個手臂,一把把手里劍被投擲出去。

  飛輪千刃斬!

  刷,刷,刷,刷,刷……

  這些手里劍在空中變成了一個個血色的飛輪,飛輪飛行軌跡飄忽不定,隨著飛輪的飛旋,海量的流沙河水聚集。

  聚集的流沙河河水隨著飛輪的旋轉宛若出現了一個鬼臉,發出震懾人心的嘶吼。

  八岐斬!

  抽出血色太刀的浪人揮動手里的太刀,一個恐怖的八個頭的大蛇從流沙河升起,恐怖霸道的威壓幾乎讓人窒息。

  兩人一個虛幻的人影快速的結印,嘴里念念有詞,一股股詭異的力量以他周身為中心擴散。

  夢幻現實!

  類似紅袖的法術神通被施展出來,虛幻的八岐大蛇宛若變成了實體,仿佛是真正的八岐大蛇降臨,而那些飛輪上的鬼臉一個個沖出了飛輪,彌漫的無數手里劍形成了一片鬼蜮,各種各樣的扶桑鬼怪現行。

  只是瞬間,三人組合戰技,召喚了一個宛若實體的大羅級八岐,一群太乙級的百鬼,本來還有其他人想要出手,看到這種聲勢,頓時觀望起來。

  直播間扶桑人更是歡呼雀躍,雖然三人只是中位神的狀態,卻弄出了如此聲勢,三人本來聲望就高,此刻更是到達了巔峰,畢竟唯有他們扶桑人才敢第一個對如此恐怖的人物出手。

  說時遲那時快,無盡的飛輪已經到了張帆身前。

  張帆卻不緊不慢的抬頭,雙目宛若日月,一呼一吸之間宛若懸河,隨口噴出了一口氣。

  初時不覺什么,隨著這口氣出口,炎熱的流沙河頓時宛若到了寒冬臘月,狂風如刀。

  燭龍掌控四季輪轉,必要的時候雙目可以代替月亮和太陽,張帆的道行不說影響整個地仙界,但覆蓋方圓千里那是綽綽有余,而且他控制在百里之內,更是增強了威力。

  隨著這口氣,那些飛輪直接被吹飛,而那些太乙級的百鬼更是發出了痛苦到極點的嘶吼,他們的身軀出現了一道道巨大的口子。

  接著再也不能靠近張帆半分,無數的飛輪和百鬼倒卷而會。

  那些飛輪被原來更快了十多倍的速度倒卷回去,百鬼更是隨著狂風一個個發出痛苦的嘶吼,被寒風撕裂。

  天地間只剩下一個個巨大的飛輪切割血肉的聲音,無數萬神界扶桑洲的玩家施展各種罡氣和寶物抵擋,卻一個個被吹飛,伴隨著混亂的嘶喊,一個個飛輪帶出了一條條血路。

  而河面之上,隨著這口氣出現了一個恐怖的紅色鬼車,她十頭十八翅,隨著飛行宛若車輪行駛,正是張帆模擬無情的化身,鬼鳳俯沖而下,一個回旋就將八岐大蛇撕的七零八落……
云南11选5胆拖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