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三十章 武當山下

作品:諸天大道宗|作者:裴屠狗|分類:軍事科幻|更新:2020-01-07 02:09:52|下載:諸天大道宗TXT下載
  武當山,東接襄城,西靠車城,南望神農架,北臨高峽平湖,是玄國道家圣地之一,又有太和山之稱。

  乃是一代大宗師張三豐開創的武當派之所在。

  歷朝歷代以來,多有皇帝封賞,現如今,更是大玄5a級風景區。

  每日里游人如織,喧囂繁鬧,風景仍舊不錯,卻沒有了往年的清靜,真正的出家道士是沒有幾個了。

  山上道士沒多少,山下掛著武當牌子的武館倒是比比皆是。

  安奇生與風鳴濤下了車,一路走來,倒是見了不少穿著武道服的武館弟子,其中不乏一些慕名而來的外國武術愛好者。

  “三豐真人看到今日之武當山,不知是會高興,還是會嘆息。”

  繁鬧的山腳下,看著如織人流,風鳴濤“嘿嘿”一笑。

  武當山或許算得上大玄最賺錢的山了,不談各類賺錢的營生,僅僅是門票收入就多達二十個億。

  “大抵是無所謂的。”

  安奇生想了想那位傳奇大宗師的一生,搖了搖頭。

  無論今生的張三豐與他前世的張三豐是不是同一個人,但那樣的人物,眼里早已沒有了外物了。

  “果然是有任務了。”

  風鳴濤摸出手機看了一眼,頓時笑了:“要我們代為維持秩序?我看,是想以這些積分打發我們,讓我們不要鬧事吧。”

  “你還想鬧事?”

  安奇生微微啞然,一路上他與風鳴濤交談不少。

  這大漢是玄京人,一手象形拳練了二十年,面相看起來老,實際上也才二十五歲,還當過兩年的義務兵,受不了軍隊的約束,就沒有留隊。

  退役之后加入執法武者的行列,天南海北的招人聯手,算得上是武癡一名。

  “鬧事?得了吧,我只對功夫有興趣。那穆龍城來武當山,軍方說不準都會來人,誰敢鬧事會死的很難看。”

  風鳴濤連連搖頭。

  只有當過兵的人才知道大玄有多么可怕,他象形拳練的不錯,在他當兵的那個連隊算是頂尖,但在軍中演武對抗賽里,他也不過是通過剛通過海選就被淘汰了。

  雖然有他運氣不好第一戰就碰到位大高手,但也可見軍中高手之多。

  “先找個地方住下吧,這一路上,可有不少功夫練上身的。”

  安奇生提著行禮走進人群。

  風鳴濤不急不緩的跟上,他身材魁梧,手長腳長,面相也兇,擁擠的人潮之中倒讓他走出一種大道獨行的姿態來。

  武當山下的旅館很多,價格也算不上貴,安奇生兩人來的不算很遲,天光將暗之時,就找了一家旅館住下。

  安奇生放下行禮,第一件事就是取出曬好的藥膳,重新熬制。

  他的病只是減緩,還沒有徹底根治,只不過以藥膳之補,大于他本身的流逝,才漸漸緩解了病情。

  這藥膳,他不但要天天吃,還要吃遠超普通人的分量。

  只有這樣,他才有余力練拳。

  刺鼻的味道沖擊大腦,就算是吃了好幾個月,安奇生還是有些反胃。

  推門而入的風鳴濤更是眉頭大皺,差點吐了出來:

  “你在煮榴蓮嗎?”

  “......藥膳。”

  安奇生喝了一大口水才將味道壓下去,勉強開口。

  風鳴濤打開窗戶,只覺眼淚都要被熏了出來:

  “這味道,絕了。”

  藥膳他見得多了,這么刺鼻的簡直是頭一次聽說。

  什么人會調制這么惡心的藥膳,絲毫不考慮人的接受能力?

  “有用就好,味道無所謂。”

  安奇生面不改色的又灌了一大碗。

  這軍中訓練營的藥膳,是人工智能以營養價值最高的方式調配出來的,人工智能當然不會考慮人喝不喝的下去。

  “你這房間待不下去了,去我房間吧。”

  風鳴濤走出屋子,就這一小會,他都覺得有些頭暈。

  安奇生不急不緩的將所有藥膳喝的干干凈凈,才起身走出屋子,來到風鳴濤的房間里。

  “能吃得下這樣的藥膳,怪不得你都快要入暗了。”

  風鳴濤豎起大拇指,十分敬佩。

  “就差一線,卻總也踏不過去。”

  說起這個,安奇生搖了搖頭。

  無論前世還是此生,武術的修行都很難,即便是大玄武風極盛,也只是習武的人更多,拳術種類更豐富,高手更多,這個難度本身是不會降低多少的。

  他雖然有王弘臨抱丹之身為目標,但對于暗勁的了解還是不夠深入。

  這次他來武當山,就是想要找幾位暗勁拳師,以作為對照。

  “是啊,很難。”

  風鳴濤點點頭,說道:

  “我曾拜訪過象形拳大師淳于祁,他曾對我說,明勁易得,暗勁難入。明勁,就算是一個普通人只有鍛煉正確,都有機會能達到,但暗勁,卻不是誰都能辦的到了。”

  “我的筋骨強于常人,和暗勁拳師交手也不會落入下風,但到底不是暗勁。”

  風鳴濤說著嘆了口氣。

  他筋骨強橫,算得上天生神力,練起象形拳如魚得水,但由外入內就很困難了。

  “理論我知道的不比你少,但知易行難,想要做到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”

  安奇生坐在椅子上,打開筆記本。

  執法武者論壇之上很熱鬧,一個個帖子熱度都很高,很有些風起云涌的感覺。

  安奇生一邊瀏覽著帖子,一邊順手接了維持秩序的任務,白送的積分不要白不要。

  “這次武當山之行,不知會有那些高手到來。”

  風鳴濤站起身來:

  “天還早,我出去轉轉,你去不去?”

  “我就不去了。”

  安奇生搖頭。

  “那我就先去了。”

  風鳴濤大咧咧的走出屋子,也不怕被安奇生順走了行禮。

  “風鳴濤......象形拳......”

  屏幕上帖子還不斷下滑著,安奇生的目光卻好似夢游般游離不定。

  在只有他能看到的視角之中,風鳴濤的面板漸漸生成。

  “原來只要相處的時間久,也不必知道他的生辰八字......”

  安奇生心中微微泛著思量。

  如果是這樣,這一次武當山之行,他的收獲可能會很大,很大。

  嘟~~

  這時,震動的手機打斷了安奇生的思路。

  隨手接通,清冷的聲線就如珠落玉盤:

  “你在武當山?”
云南11选5胆拖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