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三百六十四章 野男人

作品:從1983開始|作者:睡覺會變白|分類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2-17 15:14:05|下載:從1983開始TXT下載
  夜,火車站。

  這個時間沒有什么班次了,站內稍顯安靜,睡著一些趕夜車的乘客。

  外面廣場昏暗,江南11月的寒涼。張儷搓了搓胳膊,看看四周,等待的僅剩三五人,還有角落里孤零的小攤販。

  她又站了一會,車還沒來,遂走向那邊。

  “大娘,瓜子怎么賣?”

  “一毛錢一碗。”

  擺攤的是個裹頭巾的老太太,口齒含糊,斜襟小褂。

  “那給我……”

  張儷瞧瞧攤子上的花生瓜子,約莫二斤左右,“您都給我裝上吧。”

  “都要啊?”

  “嗯,您這口袋也給我吧。”

  “好好。”

  老太太露出幾顆牙齒,麻利的裝好,收下五塊錢樂顛顛的回家。

  張儷提著口袋,又等了十來分鐘,終聽得一陣轟鳴聲沖破夜幕,緩緩隱于站后。不多時,出口開閘,人流涌出。

  “這兒呢!”她揮著手臂。

  一個修長挺拔的人影快速跑來,在燈下露出面孔,“怎么穿這么點,不冷啊?”

  許非脫掉外套給她披上,“等多久了?”

  “還好,你這趟車挺快的。”

  “嗯,今天沒晚點……你拎的啥東西?”

  “瓜子呀,給大家分的。”

  倆人說著離開站前,打了輛出租,去上次那家旅店。依舊那個房間,只不過上次是濕,這次是涼,外頭比屋里暖和。

  許非打量一圈,沒啥變化,嘆道:“唉,時隔三月,竟有恍如隔世之感,想念這屋子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還有屋子里的你啊。”

  “又滿嘴胡說。”

  張儷搖搖頭,拉開行李箱,給他整理衣物,問:“金鷹獎怎么樣?”

  “尤哥拿了個男演員,全體拿了個優秀電視劇。”

  “哦?真是厲害,他算前無古人了吧?”

  “當然了,這回名氣可大了,以后找他拍戲得加錢嘍。”

  許非坐在另一張床上,瞧她把衣服一件件拿出來,又一件件重新疊好。身子前傾,腰肢溫軟,順著襯衫的收腰線滑下去,是牛仔褲拱出的一抹渾圓。

  “你偏過去一點?”

  “干什么?”

  “偏過去一點。”

  張儷稍稍挪動,卻沒聽見動靜,一回頭,見他盯著自己的屁股,眼睛里寫著“哇,這角度太對了!”

  “嘖!”

  她直起身,又氣又笑,“要是早幾年,你就流氓罪抓去了。”

  “不可能,早幾年我還不看呢,你當我誰都喜歡么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張儷懶得掰扯,把行李箱一放,“好了,我回去了,明天再過來。”

  “不是,你別走啊!”

  許非把妹子拉回來,又往腿上一抱,“好容易來一趟,你不陪陪我?”

  “你幾號回去?”

  “我能待兩天,后天走。”

  “哦,這兩天都不行。”

  嗯?

  許老師一愣,隨即反應過來,只覺懷中暖香,腿上軟肉,壓得自己無比躁動,且郁悶。

  大姨媽也太不懂事了啊啊啊啊!

  你是怕我過不了審嘛????

  …………

  不知從何時起,后世流行一種叫素炮的東西。就是抱著睡覺,不穿模,嗯,3D穿模。

  從打,到約,到嗑,再到素炮,堪稱人類沙雕進程史,終將走向無性繁殖的那天。

  許老師當然不是精蟲上腦的家伙,把姑娘留下來互訴衷腸。

  夜已深沉,他靠在枕頭上,手里擺弄著四本書,“怕你無聊,給你帶了幾本書。這是《第三次浪潮》,以前跟你講信息社會什么的,都在里頭。

  這是《唐人秘傳故事》,王曉波去年的書,你看看挺有意思。

  這是林清玄的散文,現在臺灣最火的。

  哦,還有本經營管理的。”

  “經營……管理?”

  張儷枕著他肩膀,裹著被子,露出一條白嫩的胳膊,“你帶這個做什么?”

  “我亞運不掙了點錢么?準備跟老李開個小店,我平時沒空,他負責管理。但這個店,以后肯定要發展壯大,我們也不能總搭伙,你來幫我怎么樣?”

  “我不懂呀。”

  “慢慢學嘛,你做制片人不也是試水么?”

  “那你讓小旭幫忙好不好?她現在做的那么棒。”

  “她忙著那攤廣告業務,沒精力管別的。再說她性子犟,愛跟人吵架,不適合干這行。”

  “可,可……”

  張儷十分猶豫,她現在有點迷茫,不曉得能干啥。

  許老師特理解,一個勁鼓勵,“我跟你講,那幫經商的沒幾個明白人,因為現在是野蠻時代,用不著懂,敢做就行。

  你膽大心細,穩重周全,是天生的下海,呃……”

  他撓撓頭,怎么倆女朋友都被自己忽悠下海了,“反正你就當幫我的忙好不好?”

  “那,那我試試吧。”

  張儷到底寵著他,一聽這話才算點頭。

  深夜秋雨連綿,室內一點昏燈。

  被窩捂了半天才熱乎,姑娘緊緊貼著男人,如同挨著一個大熱水袋。體溫交纏在一起,胳膊大腿的皮膚互相摩挲,都有些壓抑的躁動。

  她在看書,許非陪她看書,正是那本商業管理。

  說起來,倆姑娘都是外柔內剛的性子。

  小旭剛的比較硬,死戳戳把人頂回來,自己主意特正。她的剛卻很有彈性,有一份韌勁在里頭。

  “沙沙!”

  “滴答滴答!”

  張儷看了一會,活動活動脖子,嘆道:“隔行如隔山,一腦袋霧水。哎,你把這個交給我,你自己做什么?”

  “繼續搞文藝啊,只是要擴大一點點。”

  “那你打算辭職么?”

  “上半年環境不好,亞運之后大家心氣提起來了,政府堅持開放。我們再等等,看政策有沒有變化,找個最好的時機。”

  “你現在搞影視,還要弄什么商業地產,還要辦雜志,小旭還有廣告……你是要承包文藝圈了……”

  “夸張了啊,我只是立個小目標。”

  他瞧對方聲音越來越小,面露倦意,問:“你還看么?”

  “不看了。”

  “那我關燈了。”

  許非穿著背心褲衩,跑出去按開關,蹭蹭蹭又跑回來,“嚯,真挺冷。”

  “下雨就冷,江南的天兒。”

  張儷又摟住他脖子,閉眼應著。

  “一年四季下,夏天還澇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睡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許非往后撤了撤,低頭一瞧,笑笑也閉上眼。

  (還有……)
云南11选5胆拖玩法